遮天TXT > 玄幻小說 > 娛樂超級奶爸 >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師母
    《小小演說家》的錄制,一共持續了6個小時。

    等到散場的時候,時間上也到了下午的3點左右。

    合計6個小時,24位參賽的選手就全部錄制完成了。

    現場的觀眾們,在中途換了兩茬兒,唯一沒有被換掉的,就只有工作人員、幾位導師以及那些選手們的家長了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的孩子還沒走,再加上攝像機偶爾也會拍向家長區域,所以中午的時候,這些選手們的家長們,是在演播大廳里解決的午飯。

    午飯由央視提供,就和航空公司的飛機餐一樣,葷素搭配,味道蠻可口的!

    跟著人群走到1號演播大廳門口。

    劉子夏伸了個懶腰,對李夢一說道:“夢一,等一會再走,我給你介紹個人!

    “誰呀,爸爸?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的月月已經換上了一身淡粉色的運動裝,從古典小淑女,變成了運動小達人,她摸著小肚子,說道:“我肚子都餓了呢!”

    李夢一和月月這娘倆都是大胃王,就中午那個盒飯,盡管味道很不錯,但是也不頂飽?

    現在,小家伙就只想趕緊出了大樓,就近找家館子,好好吃上一頓!

    “很快你就知……”

    劉子夏剛說到這里,就看到了黃炳坤拄著拐杖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趕緊上前幾步,攙著黃炳坤的胳膊,劉子夏說道:“黃老,您怎么還親自過來了?我還說等您電話去找您呢!”

    李夢一也趕緊走過去,問好:“黃老,您好!”

    “不過是走兩步的事,正好我們也要走,我老頭子還是走地動的!”

    黃炳坤笑了笑,看著月月說道:“夢一,好久不見了!月月,還記得爺爺嗎?”

    “記得,記得!”

    月月先是歪著小腦袋瓜看了黃炳坤一會,然后眼睛一亮,說道:“黃爺爺給過我糖吃呢,我從來沒有吃過那么好吃的糖!”

    前年在家里過完春節之后返回京華,劉子夏曾經領著月月去黃炳坤家里拜過年。

    當時黃炳坤給月月封了一個大紅包,又是抓糖又是遞水果的,可把月月給高興壞了,臨出門還在說‘爺爺對我真好……’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所以,對黃炳坤,月月還是很熟悉的!

    “月月記憶力真好!”

    黃炳坤摸了摸月月的小腦袋瓜,然后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小袋糖果,遞給了月月,說道:“這是和那次一個牌子的糖果,你嘗嘗還有那個味道嗎?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,謝謝黃爺爺!痹略乱荒樑d奮地接過糖果,也不認生,直接打開一枚糖果的糖皮紙就丟進了嘴巴里。

    小姑娘這也是餓急了,先吃塊糖,墊補一下。

    “子夏,你要介紹的人就是黃老嗎?”

    李夢一有些奇怪地看著劉子夏,說道:“我和黃老早就認識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沒說要介紹給你的人是黃老!

    劉子夏搖搖頭,指著從演播大廳里走出來的,還背著一個小書包的黃崇軒,說道:“這位才是!”

    黃崇軒朝著劉子夏和李夢一分別鞠了一躬,說道:“老師、師母!”

    “師,師母?”

    李夢一直接愣在那了,這啥情況?師母可還行?

    瞧著李夢一一臉懵圈的表情,劉子夏心里這個樂啊,他說道:“夢一,這孩子名叫黃崇軒,是黃老的孫子,我已經收他做弟子了,以后你就是他師母了!”

    老師,弟子……那不是武學授徒才有的詞兒嗎,怎么著,子夏這是收徒弟了?

    呆楞了好一會,李夢一才說道:“子夏,你是收了徒弟嗎?這件事,是不是要經過咱爸還有爺爺的同意?”

    李夢一這腦袋瓜里,還琢磨著劉子夏是要教黃崇軒五禽戲呢!

    劉家家傳的五禽戲,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傳給其他人的,一定要經過家里的同意才可以對外傳授。

    而且還只能傳授動作,具體的內氣運行不可能外傳!

    “干嘛還得經過咱爸和爺爺的同意?”

    劉子夏看了看李夢一,突然明白過來,哭笑不得地說道:“不是,夢一你誤會了,我收個弟子教他音樂而已,不是教他五禽戲!

    “哦,這樣!”

    李夢一總算回過神來,說道:“音樂的話,你這個老師應該能夠做到稱職……不過黃老,您親自教您孫子,不更好嗎?”

    李夢一很不理解,黃炳坤本身就是華夏音樂家協會的名譽主席,本身的藝術造詣就不用提了,更是培養了很多的學生,他們現在還都活躍在娛樂圈。

    就算黃炳坤自己不教,有這些學生們出手,也滿能完成這個任務的,為什么偏偏選中了子夏呢?

    “夢一啊,你看我老頭子還能再活幾年?”

    聽到李夢一的話,黃炳坤苦笑了一聲,說道:“小軒現在年紀還小,我倒是能教他個兩三年,這要是兩三年之后我沒了,誰還能教他?”

    黃炳坤的話,倒是刺激到黃崇軒了,這小伙子立馬焦急地說道:“呸呸呸,爺爺,您怎么能這么說呢?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活到這把年紀,爺爺早就看透了生死!

    黃炳坤摸了摸黃崇軒的腦袋,說道:

    “雖說兒孫自有兒孫福,但是小軒是我最放心不下的,我相信咱們華夏音樂未來的大旗,遲早是要讓小夏來扛的!所以讓小夏來做小軒的老師,我放心!”

    從劉子夏初入娛樂圈,黃炳坤就一直很看好劉子夏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了,依舊始終如一,甚至說他能夠扛起華夏音樂的大旗,這種信任以及期待,完全是發自內心的!

    劉子夏從黃炳坤的話里聽出了真誠,這位耿直的老人!

    “黃老,您真的是太看重子夏了!崩顗粢灰哺械胶苷痼@,沒想到黃炳坤對子夏的期待竟然這么大!

    “我這也不是在恭維誰,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!

    黃炳坤擺擺手,很認真地說道:“而且我敢說,未來不只是音樂圈子,恐怕整個華夏文娛界都會因為小夏而徹底崛起的!”

    咕嚕嚕嚕!

    “好了,黃老,華夏文娛界會不會因為我而崛起,我不知道,我就知道月月的肚子已經開始造反了!

    聽到這道奇異的聲音,劉子夏笑著說了句話。

    月月小臉微紅,低聲說道:“爸爸,我不想讓它叫的,是他自己發出聲音的,真的不怪我呀!”

    “不怪你,不怪你!”黃炳坤趕緊說道:“是爺爺耽誤你吃飯了,走走走,爺爺帶著你買好吃的去!”

    一邊這樣說著,黃炳坤就拉著月月的小手往外走。

    月月開始的時候還有些遲疑,在看到爸爸、媽媽點頭之后,也就開心地跟著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還很有心地扶著黃炳坤,好想生怕他摔倒一樣。

    看到月月的動作,劉子夏下意識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小姑娘,還挺懂尊老愛幼的嘛!
捕鸟技术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12bet什么地方有百家乐场子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8月30日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作为一种基准指标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黑龙江11选五5什么时候开始 2019上证指数年线 极速赛车最 股票怎么赚钱 山东福彩群英会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