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天TXT > 科幻小說 > 諸天大道圖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‘女’會面
    英靈座,可以說是神秘中最神秘的存在之一。

    別看英靈座似乎與北歐神話中的‘英靈殿’極為相似,但二者地本質卻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‘英靈殿’是北歐神話中,奧丁神接待死者亡靈的殿堂。里面是女武神瓦爾基里們,特意從人間的戰場上挑選出來的英勇善戰的勇士亡靈。

    而‘英靈座’是與阿賴耶簽訂‘契約’的人,或者傳說中陣亡的英雄們所在之地。在成為了英靈后,他們就會從時間的束縛中解脫出來,移動到位于世界外側的英靈之座。

    “人類能登上英靈座,一般有兩種方法:第一種是做出名留青史的偉業,被人類史所記錄,通過人們的‘知曉’來銘刻記錄,讓英靈座接納這個人的信息。第二種就是阿賴耶主動契約,成為其守護者!

    楚云深通過心靈連接,對亞瑟說道,“以遠坂凜的資質,成為冠位魔術師不難,可是想要登上英靈座,那卻是一個不可能的事項。

    我這辦法大概相當于第二種辦法的變種,通過紅a和阿賴耶的契約,遠坂凜和紅a的情緣,可以間接形成契約,這樣就有了登上英靈座的機會!

    說到這里,楚云深頓了頓,最后說道:“不過,這也只是我的一個設想,能不能成功還沒有經過驗證,等以后再看效果吧!

    就在楚云深和亞瑟說話間,遠坂時臣略過了遠坂凜和紅a,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不遠處的衛宮士郎和saber兩人身上。

    看清saber的一瞬間,遠坂時臣不由愣了愣:“是你?”

    saber看到遠坂時臣的神色,對這位英雄王的御主略略頷首致意,卻并沒有開口接話,仍舊是一幅沉默寡言的樣子。

    遠坂時臣用微妙的目光掃過saber,然后把目光投向了saber的御主——衛宮士郎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saber的御主?”遠坂時臣打量著眼前這個年齡和遠坂凜差不多的男孩。

    “遠坂先生您好,在下衛宮士郎!毙l宮士郎被遠坂時臣的目光看得略有些緊張,連忙自我介紹到。

    “衛宮?”聽到衛宮士郎自報姓名,遠坂時臣看著他的目光,頓時變得古怪起來,“你和衛宮切嗣是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聽到遠坂時臣的詢問,衛宮士郎呆呆地問道:“遠坂先生認識老爹?”

    一旁,紅a一幅不忍直視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簡直要被過去的自己給蠢哭了!

    紅a甚至想要抓住衛宮士郎的領子,使勁向他咆哮:你難道是沒腦子嗎,竟然把自己的家底信息全部暴露給敵人知道!

    不過,遠坂時臣只是用微妙的目光看了衛宮士郎一眼,沒有再繼續說話。

    遠坂時臣招來魔術人偶制造的女仆,給從平行世界而來的遠坂凜和紅a,與衛宮士郎和saber還有美游安排了休息的房間。

    目送一行人離去,遠坂時臣和自家長子交流了一番后,最后回去了位于地下的魔術工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郊外森林,愛因茲貝倫城堡。

    伊莉雅帶著berserker,進入了城堡外的森林中。

    坐在berserker肩膀上的伊莉雅,正沉浸在剛才戰斗的思緒中,并沒有發現愛因茲貝倫城堡的微妙不同。

    此時的城堡內,作為主持魔術結界的愛麗斯菲爾,從伊莉雅(fsn)和berserker踏入森林的那一刻,就察覺到了外來者的存在。

    愛麗斯菲爾皺著眉頭:“有人闖進來了,還帶著從者!”

    衛宮切嗣立刻起身對saber說道:“和我一起迎擊來敵!”

    saber立刻動身跟隨。

    愛麗斯菲爾這邊,則帶著caster·伊莉雅動身前往監控室,通過監控水晶球觀察著闖入森林的來人。

    當看到水晶球中的畫面時,愛麗斯菲爾和caster·伊莉雅都不禁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又有一個我?”caster·伊莉雅摸了摸自己的臉龐,對這種詭異的情況有些吃不消了,“難道我會無限增殖嗎?”

    愛麗斯菲爾仔細觀察著水晶球中的畫面,漸漸發現了不同:“不對,這個伊莉雅和你不同,她是活人!”

    caster·伊莉雅聞言,朝水晶球中看去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水晶球中映照出來的伊莉雅抬頭看了過來,把caster·伊莉雅給嚇了一跳;“她發現我們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慌!”愛麗斯菲爾安慰著caster·伊莉雅,“她是察覺到了監視魔術,所以才會有那樣的舉動!

    事實上,正如愛麗斯菲爾所說,伊莉雅(fsn)感覺到長時間被注視的感覺,所以才奇怪地抬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奇怪,平常塞拉都不會注視我這么久的,這次是怎么回事?”伊莉雅還沒從剛才的回顧中回過神,神色中帶著些許茫然。

    但是,伊莉雅很快就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    “berserker,迎敵!”向狂戰士下達了迎戰的命令,然后伊莉雅縱身躍下狂戰士的肩膀,朝這黑乎乎的森林深處看去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狂戰士大吼一聲,猛地沖向森林深處。

    剛從森林深處走出來的騎士王,來不及和御主說些什么,就被迫倉促迎敵。

    阿爾托莉雅揮舞著圣劍,和狂戰士戰作一團。而遲來一步地衛宮切嗣,就看到saber和不知從哪里來的一位berserker相互角力拼斗著。

    “切嗣?”

    衛宮切嗣還沒回過神來,就被一道熟悉的聲音吸引了目光:“伊莉雅?”

    看著站在不遠處的熟悉身影,衛宮切嗣不由驚訝了。

    當然,不僅是衛宮切嗣感到驚訝,就連伊莉雅(fsn)也感到驚訝無比:“切嗣不是死了嗎?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”

    看到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那個人時,伊莉雅(fsn)的心頓時亂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懷念,哀傷,憎恨和懷疑等等情緒全部糾纏在一起,讓伊莉雅(fsn)一時間感到不知該怎么面對。

    但是,被拋棄的怨恨,仍然占據了上風。

    “既然在這里遇見你,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說著,伊莉雅(fsn)拔下兩根頭發,施展了愛因茲貝倫家的煉金術,將頭發編織成兩只由銀色線條構成的‘白鶴騎士’,開始向衛宮切嗣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剛一回過神來,衛宮切嗣就看到,兩道白光射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固有時制御·二倍速!闭f時遲,那時快,衛宮切嗣立刻啟動了魔術,整個世界映入眼簾的事物,立刻開始變得緩慢起來。

    踏——

    衛宮切嗣一個踏步將身一扭,躲過了‘白鶴騎士’從吻部射出的攻擊魔術。
捕鸟技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