遮天TXT > 玄幻小說 > 艾尚克 > 第1861章 軒轅神劍
    “軒轅神劍?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四個字,君常笑腦海里頓時浮現出曾在幻境所看到的那一幕幕。

    當時,孤軒轅隕落之前,將自己斬敵的劍,交給了一個孩子。

    等一下!

    君常笑瞬間抓住重點,騰地站起身來,驚道:“前輩莫非就是孤軒轅當年送出的孩童?!”

    劍圣!

    又知軒轅神劍!

    稍微想想,肯定就明白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劍歸墟雙手顫抖道:“怎知道那孩童?”

    從他的表情驚和舉止來看,似乎非常的難以置信,又似乎非常激動。

    “因為晚輩曾無意中進入某個幻境,親眼目睹孤前輩抗衡天魔皇,直至身死道消的一幕!本PΦ。

    劍歸墟聞言,雙手顫抖的頻率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未必子!”

    突然,他抬起頭望天,道:“你果然算對了,老朽真的可以在有生之年等到有緣人!”

    未卜子?

    這和他有關系?

    君常笑臉上浮現茫然。

    “君宗主!”劍歸墟起身道:“請隨老朽來!”

    兩人離開竹屋,停在后山一處石壁前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劍歸墟將手貼在不顯眼凹槽處,一座石門徐徐打開,從中吹來充滿歷史感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請!”

    君常笑帶有疑惑進去。

    門里面是一個不算太窄的隧道,從兩側墻體灰暗表面來看,應該是人工開鑿,甚至有點歷史了。

    隧道開始是平行,但漸漸朝下面傾斜。

    兩人不知走了多久,最終進入一個寬敞石洞里。

    石洞內有八個大柱子作為支撐點,上面雕刻栩栩如生的飛龍走獸。

    中央區域有一座石臺,石臺豎立兩座雕像,一個女童抱劍,一個黑袍中年人護在身邊。

    君常笑表情肅然。

    那護在孩童身邊的中年人,不就是歸墟劍圣嗎!

    還有抱著的那柄劍……

    君常笑再也難以抑制情緒,脫口道:“孤前輩的軒轅神劍?”

    “不錯!

    歸墟劍圣認真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!本PΠ櫭嫉溃骸扒拜叡Wo的女童,便是孤前輩送出去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錯!

    君常笑沉默。

    繼承軒轅界前融入的幻境,他只知道被送出去的是孩子,但始終無法分辨性別,如今終于揭曉了,原來是女孩。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走了!

    “去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老朽尋遍上層宇宙,至今了無音訊!

    說到這里,劍歸墟臉上浮現痛苦,似乎在深深自責于沒能保護好那個孩子。

    “您和孤前輩什么關系?”君常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亦師亦友!

    劍歸墟目光中逐漸浮現出過往記憶,思緒也逐漸飄蕩到曾經逝去的青春中。

    “前輩!”

    君常笑打斷道:“軒轅神劍呢?”

    “哎!

    劍歸墟嘆息道:“說來話長!

    “那就簡而言之吧!本PΦ溃骸巴磔厔倻缌颂炷Щ逝炾,時間不允許您再玩回憶殺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系統無語道:“多好的水字數機會讓他給浪費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洞內存在隱藏密室。

    當君常笑走進來,首先看到墻壁上掛著一柄樸實無華的劍器。

    “君宗主!

    劍歸墟道:“這便是軒轅神劍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常笑表情肅然。

    那柄劍懸在墻壁上,看上去樸實無華,但透發的氣息讓人為之動容,甚至勾起在幻境看的一幕幕,看到那個以一己之力抗衡千軍萬馬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晚輩可以拿下來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!

    劍歸墟補充道:“此劍便是為有緣人準備的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君常笑大步走向前,直至距離軒轅神劍越來越近,便感受到了更為震撼心神的氣息。

    狗剩這人平日里很不正經,但今天卻格外嚴肅,甚至還懷著一顆敬佩之心。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劍歸墟的心境也是越來越激動。

    他比孤軒轅輩分小,在當時那個年代妥妥屬于小迷弟,哪怕如今有劍圣之名,也是被對方曾經指點過,所以始終守護這柄劍,等待有緣人來繼承。

    唯有的痛苦是。

    沒保護好孤軒轅的弟子,至今生死難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劍歸墟思考之際,君常笑整個人被彈出去,狠狠撞在墻體上,抬起來的手仿佛觸電一樣劇烈抖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劍歸墟見狀,心涼大半截。

    君宗主去觸摸被彈走,這就代表沒緣分!

    “君宗主!

    劍歸墟苦澀道:“如此看來,你并不是軒轅神劍要等的人!

    “我再試試!”

    君常笑不打算放棄,走向軒轅神劍,結果仍然是剛伸手摸過去,便遭電擊般的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!

    劍歸墟仰天長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等了無數年,本以為終于等到有緣人,結果現實狠狠給自己來了一棍子。

    難受。

    想哭。

    “我還就不信了!”

    君常笑捋起袖子,再次沖過去。

    鏡頭靈性一轉,只見狗剩癱在地上,口中不停地噴出白沫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和軒轅神劍沒緣,至于落得如此狼狽,雖然也有被電擊的緣故,但更多還是動用難收之刀后引發的虛脫副作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前輩!

    “那女孩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經過幾天調養后,君常笑雖然很虛,但可以開口說話了。

    軒轅神劍就藏在密室里,因為沒緣分無法得到,所以他開始打聽那抱劍女孩,甚至猜測對方會不會知道如何掌握的奧秘呢?

    劍歸墟道:“那女孩叫奚婧璇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君常笑直接將嘴里的茶水全噴出來了。

    劍歸墟伸手抹去臉上的茶水,不解問道:“君宗主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系統模仿提示聲,道:“奚婧璇的支線任務觸發!

    “沒……沒怎么!”

    君常笑心態逐漸冷靜下來,暗道:“應該只是重名吧?”

    當劍歸墟說出名字,狗剩立馬想到妙華宮宮主,而且人就在萬古界管理著宗門,但是……孤軒轅弟子被送出去已然很久,兩者年齡根本對不上。

    重名。

    應該只是重名。

    系統道:“宿主是否還記得,孤鴻真人曾說過奚宮主乃位面之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孤軒轅應該算得上軒轅界之主了,甚至不惜用生命去保護,而他的弟子不就……你細品,細細品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常笑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這還用細品?腳趾頭一想就能想明白的事兒!

    “還等什么呢!

    系統道:“趕快回萬古界,把奚宮主帶出來,興許就能掌控軒轅神劍了!”

    君常笑無語道:“皇帝我都不急,你一個太監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心疼人家奚宮主么,跟著宿主星際旅行都快成空氣了!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你他喵說誰太監呢!”
捕鸟技术